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少年与《我的世界》丨触乐

[复制链接]
查看: 98|回复: 0

3万

主题

4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9290
发表于 2020-11-21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乐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变成什么样,而这正正是一个16岁的少年的特权:对未来感到迷茫,但这种迷茫其实是甜蜜的。




前一阵子,我看了《爆机年代》(High Score),那是一部关于现代电子游戏起源和发展的纪录片。里面有许多推动电子游戏发展进程的开发者,都是在他们年轻轻轻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改变世界的创举。他们是真正的天才。


少年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如今他们有了更广阔的眼界、更丰富的资源,以及更方便的开发工具——《我的世界》就是这样的一个平台。“00后开发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词儿。



网易《我的世界》正在鼓励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实现他们的开发梦想



今年网易的《我的世界》开发者大会邀请到了花子工作室的少年们,他们的年龄从16岁到20岁不等,全是在校的高中生和大学生。其中年纪最小的16岁的可乐是他们的Leader。


这是可乐的故事。


最年轻的Leader



可乐是我见过的最年轻的Leader。接通电话的时候,我差点把他稚嫩的声音认成女孩。我例行公事地让他先介绍一下自己的团队。


“首先是我,然后是绿苗,然后是Aaron和浩鹏……啊,他的英文名之前有发过去。”我看了一眼材料,浩鹏的英文名叫“Xavier Wang”,确实不是一个容易发音的名字。


可乐继续说,“我和绿苗策划多一些,我同时也写文案、写代码、制作视频,绿苗的话同时担任美术、数值设计和材质绘制……Aaron的话就是建筑,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灵感。浩鹏是平面设计。虽然说策划是我和绿苗,但是很多东西其实是聊着聊着聊出来的。”



可乐是花子工作室的Leader,同时兼任数职——这在小型团队中很常见



“为什么工作室叫花子呢?”我问。


“一开始我喜欢一部番剧,它叫《地缚少年花子君》,花子就是这部番里面的主人公,他是能够实现拜访者愿望的一个超能力人物。”可乐说,“我觉得这个寓意挺不错的。作为开发者,我们也想把玩家们对于游戏的愿望变成现实。”


可乐告诉我,他们的花子是一间年轻的工作室,开发的契机是今年的疫情,“因为停课放假,大家的时间都挺空的。跟一起玩的伙伴们无意间接触到了网易《我的世界》开发者工具。我们就觉得这个工具挺厉害的。”


在此之前,他们经常一起开黑玩小游戏,“玩着玩着,作为玩家就会对于一些细节机制会有不满”。这个时候,他们刚好看到了这个工具,就产生了自己去做一款小游戏的想法。


“大家一拍即合。”他说。虽然团队里的人都是学生,但大家的技能正巧吻合。一分工下去,项目就转动起来了。


“你们是怎么协作的呢?”


“我们特别接地气地用QQ群,还有一些团队协作平台。”可乐在电话那头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怎么说呢,是阿里巴巴的一个工作套件……我待会儿把名字发给你。”


“是Teambition吧?”我问。


“对对对!”他惊讶地说,“因为团队协作平台可以比较有效地追踪开发进度,不会像QQ群一样聊着聊着就被冲掉……”


构建和维持花子工作室的运营并不轻松,少年们一路摸索着走下去。


“《我的世界》陪伴我成长”



从很多年前起,可乐就在玩《我的世界》。当我问他玩《我的世界》的情况时,他想了想回答说,“小时候的记忆不是那么准确了”。


我愣了一下,才想起他的年纪。他说他5年前开始玩的,那就是11岁。确实是“小时候的记忆”。我不由得感叹他的年龄。


可乐告诉我,《我的世界》是一款陪伴他成长的游戏。“我大部分投入到游戏里的时间,都是给了《我的世界》。”他说,“至于为什么喜欢呢?我想想……当时是觉得这个游戏特别自由,不像是别的游戏,只有既定的机制、既定的玩法,做一些任务,然后获得反馈。”可乐说,“但我对这种东西不太感冒,比较喜欢那种你给我一个天地、赋予我一些能力、让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游戏。”



可乐最喜欢的玩法是多人联机小游戏



“你作为玩家的时候,一般在《我的世界》里是做什么事情呢?”


“就是最普通的生存——其实我的生存技术没有那么厉害。除此以外,我对多人联机小游戏特别感兴趣。”他说,“可以跟好友一起开黑,交到陌生的朋友……甚至是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朋友!”


这个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可乐告诉我“稍等一下”,关掉了麦克风,离开了大约一分钟——我的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高中生活中最常见的一个场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捣鼓着什么,直到爸妈在外面敲门,只好放下手头的事情去招呼他们。


可乐回来了之后迅速接上了刚才的话题。他说,“还有一点……怎么跟你解释呢?生存模式的时候会有一些工具、物品,这会让你建立起对于游戏最基本的认知,你会觉得这些东西应该是用来做这个的。”


可乐告诉我,小游戏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打破了这种认知。“我第一次玩小游戏的时候,发现它竟然能改变游戏的机制。那些普普通通的东西在一番设计后,可以发挥你想象不到的作用。”


“怎么跟你解释呢……比如说箱子吧!箱子在《我的世界》里本来就是一个装物品的容器,但是在游戏中经过代码设计开发控制后,箱子会有一个商店的功能。本来箱子上面的东西都可以随意去拿,拿进来放进去的,但如果你设计了这个机制,上面的几排物品就变成了分类。你点了上面的物品,下面那一栏就会自动刷新为这一类别的售卖商品……”


“本来打死也想不到可以这样干!”可乐说,“你进到小游戏里面,你就会发现游戏开发者为了实现这样一个玩法,他可以把游戏原本的东西通过控制各种创意发挥到这样的效果。”


“在原版的生存模式里稀松平常的一个东西,给它赋予了神奇的能力。”可乐告诉我,无论开发者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在小游戏里都能实现,“非常好地体现出《我的世界》这一款游戏的自由度。”



《空岛战争:天空精英》是他们的第一个作品



兼职开发的苦与乐



在可乐看来,成为《我的世界》开发者最明显的变化是,“学业以外所有的娱乐空间、空闲时间都用来做这件事了”。


跟小伙伴们保持稳定的开发效率并不是一件易事。作为兼职开发者,可乐说大家的休息时间“各有千秋”,只有周末能碰头。”我们的时间分为两种,一个是零碎的时间,一个是周末,都有比较大块一点的空闲时间。”可乐说,“在零碎的时间里,大家就会默契地利用自己的时间去解决一些比较轻松的任务。需要对接的东西,就会用Teambition或者QQ群记录下来。到了周末大家都有比较大块的时间时,再共同解决比较重要的任务。”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大量《我的世界》开发者的工作常态。“我认识的开发者大多数还是跟我们差不多的兼职,而不是全职。我问他们最关心的是什么,他们就会很实诚地告诉我,最关心的还是现实的学业、工作、自己的生活。开发者会作为一个兴趣爱好,或者一个副业来做。”



可乐和他们的团队在《我的世界》里探索更多可能



对于可乐而言,作为开发者最难忘的一件事是第一款产品刚上线的时候。“刚上线要继续更新,增加一些新功能,修复一些问题。”可乐告诉我,因为经验不够,测试流程也不完善,所以他们直接发布了一个没有经过测试的版本。“虽然那个版本只改了几行代码,但导致了一个非常严重的Bug,比较影响游戏体验。”


他们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在评论区刷出了差评。“惊了一身冷汗……”可乐告诉我,“太恐怖了!后来肯定是加紧补救……”


这些小孩很快学聪明了。除了最基本的PC端测试以外,他们每次上线前还会在安卓、iOS上认真地测试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了才放上网。


“所以是一个慢慢地探索,然后学习各种经验的过程。”我总结道。


“是的。”


“没有困难让你们想放弃过吗?”我问。


“还没有。”可乐笃定地说。


考虑未来,像大人一样



说到底,16岁的可乐依然是一个相当青涩的小孩。他预先拿到了我写的采访提纲,但他却不知道那个提纲上的问题只是个参考——看起来,他似乎勤勤恳恳地为我的每一个问题准备好了回答,甚至将其中的一些写了下来。当我问到那些的时候,他会不紧不慢地念出来,又或者,当我问到不同的问题时,他会告诉我,“这个问题跟你提纲里下面的那个问题其实是一样的”,然后又把答案不紧不慢地念出来。我哭笑不得。


你说他是小孩,但他已经是一个领导着4人团队、成功发布游戏的兼职开发者了。你说他是大人,但他无论如何也很难被称作是一个大人,那些慌乱、无措、答不上来,是专属于这个年龄的美好瞬间。


跟可乐聊天的过程中,我忍不住去想自己像他一样大的时候在做些什么,而我又是如何度过自己的少年时期。从11岁到16岁,我最喜欢的是文学作品,其次是动漫。这些爱好让我一度成为了一个同人作者,我在专心写作的时候会拉上书房的门,快乐地抒发着自己的奇思妙想——那段时间的经历从某种意义上决定了我如今的道路,并且就像小时候一样,我依然能够从写作中获得心灵的激荡。


很多家长会觉得这些少年时期的爱好是玩物丧志——无论是我当年的漫画小说,还是当下的游戏。然而我们的人生路径可能正是从这些爱好中发展出来的,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成为我们的骄傲。



幸运的是,可乐或许在未来能够将自己的爱好当成真正的事业



像个大人一样,16岁的可乐开始思索花子工作室的未来。


他对于目前作品的规模不是很满意。“我们目前的作品限制在一个比较小的规模,没有特别大的制作。因为大制作、宏大的世界观,或者是完善的剧情,这些东西的成本投入太高了,而对于兼职的我们来说,每个人的时间、精力、资源都是有限的。”


作为一个对工作室负责任的Leader,可乐不得不考虑投入产出比的问题。他非常清楚一款新作品大致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入市场,“首先你投入特别高,风险特别高,然后投放到市场,也就是资源中心上面。”他说,“网易的审核是分批次的,每一批都需要一段时间,每隔几天会有一批新的作品——快的时候只隔一天。”


事实上是,这种推广方式让他们的作品很容易就被挤到下面的位置。因为全靠客户端内部进行推广,一款作品在玩家那里的展示机会十分有限。“如果你在一款产品上投入过高,那么它将要承担过高的、被刷下来的风险,回报也比较不确定。假设你跟别人刷下来的比率都是一样的,那如果花费几个月时间做一款大的模组却石沉大海,对我们工作室的发展将会是沉重的打击。”

“我感觉这是所有小型开发者的通病。”他相当老成地使用这种说法,“我们试错的机会比较少,每一款作品成本也比较高。我们小型工作室,也只能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了。”


“有想过要招人吗?”我问。


“有时有这样的想法,但过程不一定那么顺畅……比如说商业性地招收一些人?暂时还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可乐说,“当然希望工作室做大做强,但是具体怎么去执行还是挺迷茫的。”


对于一个16岁的少年来说,考虑这些会太早吗?但我转念一想,能够在16岁的时候有机会去思考这些大人的问题,或许是一件幸运的事儿。


少年的特权



“你觉得跟那些成熟的全职开发者相比,你有什么优势呢?”我最后问道。


“全职开发者他们的专业能力肯定比我们强得多,但是可能少了一点……怎么说呢?”可乐想了好一会儿,“可以说是玩家的特质吧。”


“玩家的特质?”


这显然是一个没有事先写好答案的问题。可乐支支吾吾,试图清晰地表达自己,“抛开技术能力这一块,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灵感。灵感指的是你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想法……然后你会有一种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实现它的冲动。这就是我说的灵感。”可乐说,“如果在实现灵感的中途遇到了技术难题,可能会有点遭受打击……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毅力!毅力作为灵感的补充……”


在他并不太清晰的表达中,我大概明白了他所说的“玩家的特质”是什么——或许就是这种急于表达自己的冲动吧?急切地、兴奋地、努力地,想要把自己的奇思妙想带给这个世界。



“世界在你手中”,这是最适合少年们的口号



可乐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变成什么样,而这正正是一个16岁的少年的特权:对未来感到迷茫,但这种迷茫其实是甜蜜的——这是一种充满了可能性的迷茫,这是一种充满了期待的迷茫。而可乐和他的伙伴们,终将会在这种迷茫中成长起来。


触乐正在招人:触乐招聘:我们需要文字编辑(可实习)




编辑池骋
不想当哲学家的游戏设计师不是好的storyteller。


欢迎在微信关注触乐,阅读更多高品质、有价值或有趣的游戏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