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播个游戏而已,还要给厂商“交税”吗?

[复制链接]
查看: 49|回复: 0

3万

主题

4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0202
发表于 2020-10-30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社交网络极其发达的今天,小小的涟漪就可能引起风暴。谷歌 Stadia 旗下台风工作室的创意总监 Alex Hutchinson 前两天发布了一条推文,表示人们应该向游戏厂商缴税,才能获得各类作品的播放许可。
  

这将一个封尘了四、五年的争论再次搬上台面,自然也引起了质疑。


主播们担心自己的内容被撤掉,是因为他们使用了没有付费的音乐,但他们更应该担心的是游戏直播也没有授权。一旦发行商决定强制执行(封禁),一切将不复存在。
  
真正的情况是,主播应该给他们所直播游戏的开发者和发行商予以回报,像所有正式商业行为一样为其所使用的内容付费。




  
很多持反对意见的玩家认为,要不是看了直播,自己不可能去玩《我的世界》和《糖豆人》这样的游戏;而一批有着上百万粉丝的主播更是言辞激烈地反驳道,他们变相给厂商做了免费宣传,没收钱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这些言论不能说没有道理,从出圈的《集合啦!动物森友会》,到首周卖出 200 万份的《糖豆人》,再到刚发售一个月就收获 5 万多条 Steam 评价的《恐鬼症》,很难说它们的成功和直播毫无干系。
  
更有代表性的例子是,《Among Us》(我们之中)在 2018 年发布时无人问津,两年后却因 Twitch 主播 Sodapoppin 的无心插柳在英语世界流行起来。到了 2020 年 9 月,《Among Us》的下载量超过 1 亿次,同时在线人数飙升到 150 万。根据我的体感估计,Reddit 游戏版上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热门话题与它相关。而这部作品背后的开发商 InnerSloth 坦言,由 Twitch 引流而促成的销量,是以往任何营销活动的 50 倍。


Steam 上《Among Us》近一年来的玩家增长

由于争议太大,谷歌没过多久就出面澄清,表示 Hutchinson 的言论并不代表 Stadia、YouTube 和官方的意见。谷歌游戏业务的高管 Ryan Wyatt 随即表态,对创造出一个让每个人都受益的、繁荣的生态系统充满信心。尽管事情本应该就此告一段落,但它却引发了整个游戏行业更为广泛且深刻的思考。




厂商的态度

  
争论的源头 Hutchinson 在推文被抨击后感到十分惊讶,他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却在人群间有如此大的分歧。但作为业内人士他又不该惊讶,因为参考各大游戏厂商的态度,根本没人说得准该不该收这个“税钱”。

  
就目前来看,相当一部分游戏公司对主播还是持宽容态度的。比如暴雪规定,只要这群人不收取“观看费”就没什么问题;Devolver Digital 更是整了一个专门的页面,告知人们可以随意直播自己的游戏获取利益。
  
这实际上挺符合 Devolver Digital 一向搞怪、欢脱的风格,三年前他们所谓的“反间谍行动执行董事”JM Specht 跑到 Polygon 和论坛发表一席长文,宣称在厂商和玩家间建立围墙弊大于利,特别真诚。


Devolver Digital 发行的很多游戏都特别有直播效果
像是在发行《影子战士2》前,他们邀请许多主播进行直播,当周获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Specht 还认为其中有情感利益的存在,他本身也将观看人们在线分享自己的游戏视为一种乐趣。值得一提的是,对于那些无法参加 PAX 等大型展会的中小开发商而言,这种广告可能尤其有价值,能够更方便的与玩家建立联系。而上文提到的《Among Us》因为受益颇多,甚至有“跟随直播观众喜好”开发游戏的意愿。

  
相对的,在管控游戏直播和制作视频内容方面,任天堂原本是“意料之内”的严苛。他们过去多次向主播和视频制作者发出警告,还经常利用 DMCA(数字千年版权法案)下架别人的视频,这搞得不少人要么屏蔽掉任天堂游戏,要么只能被迫加入“任天堂创作者计划”(Nintendo Creators Program),云里雾里被官方分走 40% 的广告收入。


《集合啦!动物森友会》火的那阵,是个人就在播这款游戏

不过,可能是察觉到自己的游戏特别有“出圈”潜力,这项企划在 2018 年 12 月时便宣告终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宽松的“内容指南”政策 —— 即用官方规定的渠道来转化收益,并鼓励在视频(直播)中加入主观评论,不能暗示或声明自己的视频是任天堂官方附属或赞助,以及保留删除任何内容的权利。

  
其实从老任的这则声明中,不难看出事情的主导权仍在游戏厂商手中。既然电影和音乐都有相应的版权约束,那作为美术、音乐、写作载体的游戏,自然也有权受到保护。如果 Devolver Digital、暴雪或者任何公司愿意,他们可以一夜之间改变规则,因此当 Hutchinson 抛出自己的论点时,相关利益者才深深地感到威胁。



薛定谔的游戏销量

  
但我们也该看到一点,无论暴雪、Devolver Digital 还是任天堂,他们的游戏有相当一部分建立在社交和竞技之上。换句话说,只有这种类型的游戏才更有可能从直播中获益。
  
《Among Us》的内核其实也是一套“狼人杀”玩法,4~10 名玩家在一艘宇宙飞船上活动,大群体的目标是完成任务确保飞船正常运行,其中也有内鬼搞破坏。机组人员可以召开会议,投票决定是否将一名嫌疑者扔出气闸。


Among Us

那么,如果是短篇叙事驱动型的游戏呢?老实说,直播和实况视频恐怕会迅速稀释它们的价值,让人觉得没有再购买的必要。

  
2016 年发售的《癌症似龙》(That Dragon, Cancer)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这部作品用短短几个小时讲述了一个家庭与癌症抗争的故事,拿到了当年 TGA 的“最具影响力”奖,口碑可以说相当不错。但当问及制作人 Ryan Green 销售状况时,他无奈的表示非常糟糕,现有的一点收入甚至都要拿来还清债务。
  
而 Green 恰恰将原因归咎于《癌症似龙》流媒体的热度,因为它们没有引流反而起到了阻碍销售的作用:


“我们低估了云玩家的数量。如果你将游戏在 YouTube 上的百万点击量,与 SteamSpy 上的销售数据进行比较就能看出差距。我们看到很多人把整段流程放到 YouTube 上,我们看到有人反编译了游戏,并将原声带发布到 YouTube。我们也看到不少玩家通过游戏,给他们自己的社交渠道和带货商店引流,却忽略了游戏的购买信息。”
  
“尽管侵犯了开发者的版权,但(流媒体)尤其有利于那些制作竞争性游戏或沙盒游戏的人。然而,像我们这样一个短暂的、相对线性的体验,对于数以百万计的观众来说,如果以直播和视频内容来引起它们的关注,这些人永远不会以我们希望的方式与游戏进行互动。”


癌症似龙

类似“直播不一定能给游戏带来收益”的论点,其实在游戏开发者的圈子里有一定市场。作为东肯塔基大学的兼职教授,在游戏行业摸爬滚打 30 年的 Michael Hartman,对流媒体与游戏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研究。

  
在考察完数百个不同渠道的游戏直播、视频,以及与几千名开发者分享了数据后,他得到了一个简单的结论:



  • 6 年前:流媒体非常出色
  • 4 年前:流媒体还算凑合
  • 3 年前到现在:由流媒体转化的游戏销量很少。
  
他认为除了运气之外,要借助直播和视频内容实现病毒式营销,得是“正确的”游戏类型才能办到。而个位数的成功例子并不能改变整体销售低迷的事实,有太多游戏,太多频道和太多的平台被忽略,而观众就是不那么买账。视频观众对轻度娱乐的需求和传统玩家存在差别,当他们坐下来观看直播时,并不会处于“购物模式”。
  
无可奈何的是,尽管直播之流对游戏销量的提振作用有限,但仍然是不能忽视的渠道。在 Steam 上每年都能多出近 10000 款游戏,以及网站和杂志的影响力日趋降低的情况下,开发商和发行商在营销时必须动用一切有生力量。至于大厂不遗余力往主播身上砸钱的原因,是因为它们已经拥有大量客户,直播和视频只是传递消息的工具。


Steam 每年新增的游戏数量,数据来自 Statista

在 Hartman 的理论中,免费直播游戏的日子维持不了多久,为了双方的利益这种情况理应也很可能发生改变。



“直播税”应该怎么缴

  
然而,即使游戏主播真要给开发商“缴税”,这中间也牵扯到太多问题。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如果少了那几个上百万播放量的视频,《癌症似龙》就肯定卖得好吗?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况且大多数人播游戏根本没什么商业目的,纯粹是拿着业余设备好玩,真正赚钱的人只是极少数,又有多少人甘愿“缴税”呢?到头来大家都被劝退,厂商想靠这个回本,而不老老实实卖游戏反倒是走了弯路。
  
如果默认一切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权利都属于厂商,另一种可能,是由直播平台帮个人创作者把版税给交了,像 Twitch 就提供了一个旗下主播们能用的音乐库。但它的隐患是可能导致一款游戏在某个平台可播,到了另一个平台又不准播的现象。


上千首曲子随便用也是 Twitch 的一个卖点

此外,开发者个人也不一定会从这种安排中获益,过往经常爆料游戏工作室丑闻的记者 Jason Schreier 便提到,版权分成通常会落到高管手里,动视的 CEO 可以借此赚得彭满钵满,开发者却一开始就无法获得来自流媒体的半毛钱收入。

  
考虑到无论是 Steam 还是主机平台,都在积极推广“分享游戏内容”的功能,我认为暂时不太可能出台“游戏主播给开发商缴税”的严格政策,而各大厂商也正在不触及红线的情况下对此进行探索,远没有发表“讨贼檄文”的 Alex Hutchinson 那么激进。
  
Epic Games 在维系主播和开发商的利益时其实做过一些尝试。根据一套规则(比如检测用户来源),只要是主播对推广 EGS 商店、带动游戏销量有直接影响,那么就可以享受到游戏的销售分成,也不强制要求人参加。目前来看这是一种比较合理的解决方案,至少是“你引流、我给钱”的对等交易,愿者上钩。


粉丝超过 1000 就能参加 Epic 的项目

更重要的推力,应该是我们应该有作为整个游戏行业一部分的自觉,这样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正如《癌症似龙》作者所倡议的那样:



“不要仅仅以没有营养的评论来重播全部游戏内容,而是使用我们的部分内容作为背景来分享你自己的故事,与观众交互、建立联系,并直接鼓励大家通过购买来支持好作品……而这个小小的举动可以让我们继续努力下去。”


参考资料:
Should streamers pay game developers to stream their games?

Michael Hartman Twitter
That Dragon, Cancer "has not yet seen a single dollar from sales"






微信内搜索VGTIME2015,关注我们

长按图片下载App,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