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30 多了,我跟别人拼的不是速度,是韧性

[复制链接]
查看: 20|回复: 0

3万

主题

4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0877
发表于 2020-10-27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辉    改变自己主创

辉哥奇谭主创 | 布道师




我的真正转变来源于35岁时的焦虑,在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无法快速成功之后,我真正开始了「从长计议」,把人生规划的视距拉长到30年。这个转变最终改变了一切...
                                                   




30 多了,我跟别人拼的不是速度,是韧性
作者:Cici

来源:Cici的心灵花园(ID:Garden_of_Cici)


写在前面:


Tina 是小酒馆儿的第一名访客,她是一名资深总监,也是一位努力平衡工作、自我、家庭的多面手。她研究生毕业后加入了某外企咨询公司(下简称 P),至今近 11 年。


此外,她以志愿者身份坚持了 9 年的公益事业,是公益咨询机构 ABC 的前副社长及研究院发起人。她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并保持着合唱、篮球等文体爱好。是什么造就了这样的多面人生?


听了她的故事,我发现 Tina 也有苦恼、挫折、不甘,但难能可贵的是,她把所有挫折都当成了学习、自省的机会;而在这个过程中,她学会了放弃、学会了长情、学会了接纳,学会了坚韧。


下面,我们来听听 Tina 的故事。

|   
01

童年与高考:第一次重大挫折



Cici:我想从你小时候开始聊。第一次遇到你,我就觉得你是个榜样,因为你同时做很多事。我很好奇什么样的家庭能培养出这样的人?


Tina:我受我妈的影响比较大,大部分时间是她在带我。我妈特别要强,工作上很出色,当时在厂里是为数不多的女处级干部。她工作上对自己要求很高,对我要求也高,整体蛮争强好胜的。但是情绪方面,我妈非常情绪化。我会提醒自己,不能像她这样。


Cici:你会吸收他们好的地方,规避他们不好的地方。


Tina:差不多。


Cici:在你童年时代,除了父母,还有谁对你影响比较大吗?


Tina:我上初中的时候,没有认识到自己身上的学习潜力,因为一直成绩不错,不属于特别刻苦的那种。但当时有个老师说,我是七分靠聪明,三分靠努力;每次考年级第一那个女孩,七分是努力,三分是聪明。他说你要是努力起来,比他们都好。我就努力了一下,果然当时成绩有很大提高。


Cici:有什么你觉得比较转折点的事件吗?


Tina:可能有一个转折点,是高考。我从小比较稳,高考时候其实是个低谷。按平时成绩,老师们对我的期待都是北大清华,我第一志愿也是北大。但是后来有一个大题失误,所以第二志愿落到武大去。我在大学里是有点不甘心的 — 我以后还是要上北大,所以我大学期间特别努力。


Cici:你还是挺自信的,它没有影响你对自己的判断和信任,没有打垮你。


Tina:那时候还是能发现自己的一些优势的,我当时面试学生会、文艺部、广播台都面上了。可能这也是一个起点,如果说大学头三个面试都挂掉,对自信心可能会有伤害。


Cici:你本科毕业肯定能找到很好的工作,所以你当时要读研……


Tina:还是有不甘心,我从来没想过本科毕业工作。从上武大那天开始,我就是在为北大做准备。好多人上大学不学习,我没有,我本科四年特别独立特别勤奋。


Cici:我觉得你上北大应该非常顺利。


Tina:其实也有挑战。当时联系导师并不是特别顺利。北大老师都会收到全国各种学生的推荐自荐,没有哪个老师会给你打保票。


我印象特别深,我妈当时送我去北京面试,她要送我到火车站,我说不要,送到公交站就行。她说了一句,说女儿你看你现在大了,这些事情都靠你自己了,妈妈帮不上你了。我当时感觉眼泪就要下来了,她真正第一次宣告了我的独立和我的成长。




|   
02

大学:激发潜能,发现自我,坚持与放弃



Cici:大学哪些人、社团、或哪些事情,对你影响比较大?


Tina:我清楚地记得某几个时刻,我认识到原来这件事儿我也能做。比如本科时带我们院合唱团参加艺术节,跟北大的一二·九挺像的。北大资源多,会找外面专业的人来排练,但本科时候就是学院的人自己搞。我大二的时候,带着整个团所有的声乐练习,包括当指挥。比较骄傲的是有几个时刻,我确实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当时团里有一个男生,比较刺头、对排练很多抱怨。我当时没有训他,有理有据有节地把他说服了,那个男生后来变成铁杆,特别支持我们所有安排。那一次我发现自己在沟通方面比较擅长。整个活动组织下来,我确实也得到了锻炼。


Cici:所以你是主动,还是被动去做这个事情?


Tina:我是学生会文艺部的,这个事情我有责任,但是并没有人说要我完全去控全场,慢慢地我就到那个角色上了。


Cici:这也算一个机会,也不是谁都能抓住的。


Tina:没错。也遇到过比较大的挫折,我大一大二搞很多课外活动,头两年成绩都挺好,大三的时候就搞得比较凶,去做兼职,还做了好几份家教。


Cici:真的很拼。


Tina:干了好多事儿,自己也搞得挺累。那一年我最大的教训就是成绩下降了,没有考第一名。当时我就觉得,我怎么允许自己堕落成这样。


有一个中午我记得特别清楚,我没有去吃饭,到了一个空教室里。我开始一件一件列,去年干了什么事儿,对我有什么影响,然后一条一条划掉,看哪个我是要放弃的。因为我要保研,名额就 1-2 个,基本上要考第一名才有把握。


所以就开始做选择题,看哪些可以放掉,这一年一定要把学习搞上去。后来我推掉了好几个家教,兼职也没再做了,广播台一直做就保留下来了。那次算是一个挫折,但我还比较能够自省,及时做一些调整,最后又回到轨道上。


Cici:这是一次很好的学习经历,核心就是学会放弃。你当时选择的原则有哪些?


Tina:看这件事我从里面到底能获得什么。比如做家教,对我其实没什么价值,除了挣点钱。


Cici:不想干纯赚钱的事儿。


Tina:对。我很早就发现了,钱对我来说不是那么重要。不管钱少钱多,我都没有太关注过那个数字。


Tina:研究生那几年,我感觉到我可能是有一些组织能力的。当时学院搞一个环境文化节,邀请全球的环境大学生,我负责半天的文化活动,带大家参观校园、包饺子、唐装展示这种,要去串联好多节目和部门。原来我从来没带过,包括学校这些部门我也没接触过。


但是挺神奇的,可能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在学院里招了几个人,大家分头安排,你干什么他干什么,我怎么去跟进进度。后来这个活动还挺成功的,那次我感觉好像我在安排事儿上还是有点天赋的,能够分得清谁适合做什么,整个进度怎么来跟踪。




|   
03

职场:几番波折,最终学会长情


Cici:你当时是一门心思想做咨询吗?还是说有一些其他机会,怎么考虑的?


Tina:我一直学的环境,当时一个方向是本专业就业,去研究院所。另一条路就是进企业,能源、化工行业比较多。进咨询是个意外。我本科时候完全没接触过,后来我去芬兰交流,跟我一起去的北大光华的女生觉得我特别适合做咨询。她给我评价之后,我就好奇,了解了一下咨询是什么。后来参加咨询公司的宣讲会,觉得这些人还真是挺聪明、挺有意思的,然后投了三四个咨询公司,拿到了 P 的 offer,就已经 11 月了。


当时 P 公司说有个项目需要实习生,问我愿不愿意去。当时我其实不知道咨询是什么样的,就想去感受一下。结果那个项目对我人生影响挺大的,认识了后来一直带我的一个前辈。他的理想是成为中国本土的管理学大师,这对我还挺有鼓舞的。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包括第一个领导,对人影响挺大的。他当时也给了我很多自信。


Cici:我觉得咨询公司待这么长时间的人不太多,一般的路径是工作几年之后去读 MBA。你有没有特别想走的时刻?


Tina:在公司这些年有几次特别想走,比如说升职没升上去,包括公司组织调整,以前带我的领导走了,也会想要离开。但每次都会发生一些事情或者有新的工作安排,让我决定再留下来试试。


Cici:怎么会没升职呢?你能力上我觉得大家都能看到,而且合作上也非常好。


Tina:我觉得我那两年确实有点问题。工作上比较顺利,得到了上级的认可,但没有特别注意跟同事特别是平级之间的关系。从那以后就知道,不能只是事情做得好就好了,人际敏感度还是蛮重要的。这件事也提醒我,当受到一些关照或认可的时候,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   
04

公益:我把它当作创业,

研究院是可以做一辈子的事业



Cici:你是怎么遇到 ABC 的(注:ABC 是一个主要由志愿者构成的公益咨询机构)


Tina:我刚工作头一两年,成长曲线很陡,没参加什么业余活动。到 11 年上半年,进公司快两年,工作上轨道了,就开始参加一些公司的活动。当时正好有次接到公司通知说周末有个公益组织在公司搞活动,让我去看场子。当时是 ABC 训练营的第一天,我代表公司去做开场的分享。


Cici:当时我在现场,是学员。我对你印象很深,首先长得很好看,然后感觉思想和待人处事很成熟,后来才知道你那时候也才工作两年,我以为你至少是个项目经理。


Tina:我年龄比较大(笑)。也是一个很巧妙的机缘,谁能想到那一个上午改变我后面这么多年。我分享完之后,钱洋(注:ABC 创始人)特别兴奋地把我拉出去,问我愿不愿意加入 ABC,各种「忽悠」我。后来 ABC 要搞 ISO 流程,我在公司搞过,慢慢加入进来。



Cici:你为什么能够在 ABC 坚持这么多年?


Tina:我觉得跟我在 P 坚持差不多,这么说起来我是一个很长情的人是吧?好多人说你为什么有这么多精力,能干那么多事儿,其实回过头来看,我真正干的事儿也不多,只是每个事儿干得比较深入,让人感觉我干了很多事儿。


Cici:你遇到过 ABC 和工作有冲突的时候吗?这种时候你怎么处理呢?


Tina:前几年没有,后来工作越来越忙,我也调整了在 ABC 的角色。我当副社长那会儿,搞得自己挺累的,整个人状态都不太好。后来辞了副社长,离开了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做研究院。我觉得这个是我可以一辈子做下去的事业,而且时间精力投入是可以把控的。因为不需要跟上客户的节奏或者有很大压力,反而有机会实现一些自己的想法,而且它是一个很重要的知识沉淀工作。


Cici:这么长时间,ABC 对你来说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Tina:我一直把它当成我自己创业的一个事业在做。我做副社长的时候,好多事情是我自己发起然后实施出来的,这个过程还蛮过瘾的。在我本职工作里,没有勇气辞职出来创业。


Cici:这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创业环境。


Tina:我还蛮珍惜这块儿的,觉得是一个自留地吧。在 ABC 做研究院我最大的感受是,人就是靠坚持、靠熬。五年前开始做的时候,大家都不太看好,不知道能做出什么名堂。但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你重复做、坚持做,做个五年真的就把好多人抛在背后了。


Cici:而且它真的是时间的朋友。


Tina:我觉得这也是公益圈的一个优点,它不是那么快,而是注重长期,没有那么浮躁。



|   
05

孩子:感受到自然的力量,

让我没有年龄焦虑


Cici:你当时生孩子的时候,觉得已经准备好了吗?


Tina:我其实也经历过一些变化。中学那会儿特别不想结婚生小孩,后来到 24、5 岁,突然发现身体里的母性基因,那会儿看谁家小孩都喜欢。


Cici:所以你心态上已经准备好了。


Tina:对,真正到有小孩的时候,没太纠结。生了孩子不代表你就承诺她一辈子怎么样了,一定要她多么完美。好多人都对生孩子有恐惧,觉得我不能给她最好的。其实她以后是一个独立的人,你能给到她什么就是什么,为人父母也只是一段历程。


生孩子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影响挺大的,让我感觉到自然的力量。一方面是,相信你的身体,它会有一些信号,会自己去处理。还有一点,我没有年龄恐惧了,我觉得这点挺重要的。记得 30 岁那年生日,我专门约了朋友去泰国拜佛,因为感觉 30 岁是一个坎儿,觉得自己要变老了。


但我生完孩子之后完全不恐慌了,因为看到生命延续了,尤其是从我父母那辈到孩子这辈,这就是生命的自然轮回。它让我对生命的意义有更深刻的体验。


Cici:下一个问题是我自己很困惑,也会是很多妈妈都非常困惑的问题 — 工作和生活,工作和孩子到底怎么平衡?


Tina:这个问题我不敢说有一个最好的答案,只能说在你的条件下,尽量做到一些平衡。比如说我看到我们公司女领导有两个孩子,事业又成功,但其实她背后有一个大的支持系统,老公、父母、保姆、司机等等。所以这样一个成功女性背后,有很多人在为她付出。


Cici:你遇到过工作和孩子冲突的情况吗?


Tina:我们这行比较大的一个挑战,就是出差。我曾经连续出差三、四个月,最开始孩子还会每天跟我视频,后来不愿意视频,周末回来也不太搭理我。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在刻意回避跟我的接触,小孩是很敏感的。


有一回真的是受不了,我当时要走了,跟宝宝拜拜。她在乐园里面玩儿,一直背过身不理我,后来我妈悄悄过来跟我说宝宝在哭。我当时心难受得不行,赶紧过去把她抱住。


后来我也在想各种办法,比如说当时她没上幼儿园,时间比较灵活,我就隔两周把她带到我出差的地方去,让我爸妈也过去,至少平时晚上和周末能见面。她是我们生命的延续,是我们生命质量的一种反映,所以还是努力想办法去创造一些机会陪伴她。


Cici:我感觉一个孩子已经冲突挺大,为什么还会说想再生一个?


Tina:没想那么多,我是觉得生下来了自然会有办法。


Cici:你平时怎么教育女儿?


Tina:其实没有刻意,但是我希望她不要过多被女孩这个性别限制住。我现在比较担心她太女孩了,特别爱打扮,出门都要穿裙子、戴首饰项链。她会说粉色的玩具是女孩玩的,黑色的是男孩玩的。她会说我以后要当医生,不当宇航员,那是男孩做的。


Cici:小孩都有这样一个阶段,因为她要去寻找自我认同。


Tina:我一直告诉她,没有什么事儿女孩不能干,你想玩儿这个黑色的玩具也完全可以。当然你要注意保护好自己,但我希望她不要受到太多性别限制。


Cici:孩子都会有一个阶段,特别强调自己的性别,过了就好了。但我也很同意不要用性别这个标签去预设,因为每个女生都不一样,男生也很不一样。


|   
06

尾声:谁笑到最后,谁就笑得最美



Cici:最后一个问题,你有没有自己的座右铭?


Tina:这个不难,我很早就有座右铭了。但当时不理解这句话,越到后面才越懂 — 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美。现在我跟别人拼的不是速度,拼的是韧性。


Cici:你确实韧性非常好。这个座右铭非常点到你说的很多经历,长期也好,坚持也好,是你比较底层的信仰。


Tina:尤其现在没有年龄焦虑之后,我就跟你耗着呗。相信到我们老的时候,人寿命会长很多,我估计能活到 120 岁,70 岁还可以重新开始呢。


本文获授权转载。作者:Cici,北京大学心理学本科,前管理咨询顾问,现互联网战略分析。关注心理建设、终身成长,人生下半场希望用管理咨询武装头脑,用心理咨询滋养灵魂。出于对个人本质与内在的好奇,Cici 开启了「小酒馆儿」写作系列,希望采访 100 个有趣的人,探寻他们成长蜕变的密码和能量来源。本文初版来自:Cici的心灵花园。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